• 2008-02-14

    甜蜜蜜

    情人节的下午
    一个人在电脑前看完了《甜蜜蜜》
    紧接着是一条温馨的短信
    然后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
    眼泪分泌的极快
    我低着头
    让它顺着眼球滑出
    滴在深色的牛仔裤上
    直到我感觉腿上一阵冰凉

    不是难过
    只是突然在观影过后心情低落
    外加一条煽情指数极高的短信而导致的情绪失控
    最近这种事态发展的愈加严重
    我很清楚
    这不是件好事
    可是人必须要面对无法控制的情感
    只可惜
    热烈之后通常是残酷的现实
    说这些或许为时过早
    如果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的话
    那么反过来看
    是不是悲观的人到最后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看完《甜蜜蜜》才突然感觉到黎明的可爱和张曼玉的迷人
    很美的曲子配上很美的故事显得很悲伤
    尤其是结尾
    陈可辛的电影看的不多
    这一部算是我最喜欢的了
    淡淡的很舒服

    20岁的情人节就这样在电脑前度过了
    至今仍未感悟到情人节的意义所在
    这是我一直以来所遗憾的事情
    期待21、22、23岁的……我的情人节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有情人终成眷属

    甜蜜蜜~

  • 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是我一手挑起的吗?
    大概是我太自私太不懂事了

    把他惹恼之后我开始束手无策
    好像刚才说得气话变成了多余的东西
    后悔和自责灌满全身
    眼泪鼻涕稀里哗啦的没完
    恨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就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不该是这样的
    起码一直以来我认为我不是这样的
    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屈服
    这么无所谓就认输

    终于还是没能和众人口中所描述的情形背道而驰
    原以为自己可以与众不同
    谁曾想连“势均力敌”都算不上
    还怎么自命清高
    是高估了自己还是有意要投降
    恐怕哪种都不令人满意

    我承认自己是个没经验的小毛孩儿
    但并不代表自己就没有对于这方面的人生观
    我认为我比谁都清楚又都糊涂
    讨厌听到他说我不成熟
    平起平坐 半斤八两
    谁也没有权利来断定我的成熟与否
    我就是这么较劲
    这是个不争的实事

    他开始把问题分析的越来越严重
    我开始打退堂鼓
    是!
    那时候我确实是个孬种
    那时候我才真正的像个女人
    一个无助无奈无可救药的女人

    表面上看他或许是个理论于实践兼并的全才
    然而过于现实的论调不免让我这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兵开始畏惧
    小兵往往会在听老兵讲完故事的时候学会思考
    确实如此
    两天以来我不停的思考
    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话的分量
    彻底颠覆了我头脑中的“幼稚”幻想
    师姐嘱咐我的逆耳忠告也在心里愈渐明朗

    原来它的的确确就是这么弱不禁风的
    很伤心
    但不后悔
    它就是这么神奇
    能让人犯贱都犯得这么心甘情愿死心塌地
    我没有怨言
    因为一切都是自找的

    其实谁也没有错
    只能怪理性和盲目的差异导致了彼此的分歧

    要记住:
    当它赤裸裸的来到你面前的时候
    那只是一次简单却并不单纯的诱惑
    你可以选择上钩
    但千万不能陷得太深

    我这样去理解
    或许就是他所说的成熟和理智吧

    夜里十二点半
    我感到毛骨悚然……

  • 有时候也许吵架不是件坏事
    这只是我的观点
    而他却从不认可

    突然一下子觉得特没劲
    想吵又吵不起来的局面很让人不痛快

    一方面
    要从刚刚强硬的态度上收敛下来
    另一方面
    好不容易积累的情绪向对方的一句救场玩笑话妥协的一刹那又很是让我无奈
    觉得自己已然不是那个原来的自己了
    迁就和忍让渐渐代替了倔强和暴躁
    当然
    这只限于那个他
    那个同样会迁就我的他

    经常在宿舍和乔一或是雁儿姐聊起自己的那个“他”
    聊他们的相同和不同
    聊他们的习惯和爱好
    聊他们的优点和缺点
    聊他们的特别和通俗
    或许每个宿舍里都会出现类似的对话
    我也坚信每个女人都会拿自己的“他”和别人的“他”相提并论
    满意或是失望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想跟他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较真儿”
    针锋相对 你死我活
    这是奢望
    但比起其他难求的事情要来得实在的多
    “估计是自己憋得慌
    没道理的想寻求点刺激罢了”
    可以这么理解
    但本人并不完全同意

    没有磕磕绊绊哪来的轰轰烈烈

    我不认可无理取闹型的斗嘴方式
    更不喜欢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的轻佻姿态
    有一说一 实事求是
    这样有什么不好
    要爆发就让它爆发
    闷着并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法
    有些事情说通了就不存在障碍了
    不说,永远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永远都认为是自己忍让了他(她)而不会更多的去反省自己

    经常都是我正要去解释一件什么事情然后突然被他打断
    态度很正常表情很自然
    就这样
    我以为他什么都明白
    于是放弃了一次让他真正明白的机会

    总是有那么点遗憾
    只是遗憾……

    宿舍已经熄灯很久了
    答应他要早点睡的
    尽管还有很多牢骚想一并说出来
    暂且先这样吧——

  • 12月4号
    两个月了
    好快好快
    下个月的4号要和5号一块儿过
    因为5号是他的生日

    有一个小小的计划
    但总觉得在实现方面有点困难
    我的专业不允许我有太多空闲的时间
    所以也只能一拖再拖
    寄希望于哪天的事情能少一些
    但哪天都不轻松
    ……

    昨天和他去听了一个小型的钢琴独奏会
    我们俩都是第一次
    感谢小猴哥哥
    是他带领了这支小分队
    让我们也装了一回高雅

    吃饭的时候
    他们一瓶接一瓶的灌
    说话开始随着酒精的摄入量越来越不着调
    我终于开始理解为什么女人都不喜欢自己的BF喝酒了
    尤其是当她一个人坐在旁边看着他和其他的人边喝边侃的时候
    心里总是有种说不出的不快

    很奇怪
    我想
    如果他只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大概我会觉得这丫属于那种特能玩特能闹特靠谱一类的爷们儿
    我或许会很高兴看到一个朋友这样
    但我决不乐意看到他这样

    喝多了的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真话假话和废话
    很想知道其中成分的比例
    ……

    感冒了
    嗓子发炎了
    声音变粗了

    表演片断分角色了
    我仍旧要饰演一个厉害女人
    和以往不同的是
    她更加泼辣更加风骚更加蛮不讲理更加无理取闹
    是曹禺先生的《原野》
    本人饰演金子

    什么时候我才能转型?
    纳闷儿我就不能演一个本分点的角色吗??

  • 2007-10-12

    第六日

    终于因为用眼卫生的问题导致角膜炎了
    以前一直纳闷
    怎么我的运气这么好
    就算再不注意
    眼睛也依然顽强

    不能带隐性眼镜的日子真难熬
    闭着眼睛演戏实在是滑稽
    大家都说我是个瞎了的四舅妈
    呵 随他们便吧
    现在 
    我对什么都很满足

    他很好
    真的很好
    不知道是不是热恋中的女人都会对她的另一半超出常理的信任
    反正我是这样的
    从来没想过我也会有这么一天
    依赖 沉迷 翻来覆去的为一种叫爱情的东西思前想后
    凭什么?
    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
    只知道自己早就没了以往的理智和沉着
    其实要它们又有什么用?
    很多时候理论只是一种用来安慰人的假象

    她们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会变低
    我认了
    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他因为一些事情回家了
    大概四五天见不了吧
    “小别胜新婚”
    这听着的确有点儿别扭
    但事实就是这样
    没有一刻不想不念...
    我问乔 你会不停的想着阿K吗?
    她说:“每天都呼吸 就感觉不到自己是在呼吸了……”
    嗯 大概是吧
    很满意她的回答~
    ******************************
    小闪还在继续不停的抱怨
    因为现在樱也开始为自己的爱情道路添砖加瓦了
    姐妹们一个个都开始忙乎了起来

    衷心的祝福我们家闪
    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 是不是真的存在一种感觉
    不见会想
    见着了又紧张的要命
    希望和他一直肩并肩顺着弯弯曲曲的胡同走下去
    又很不自然的回避一些悄然探出的敏感火苗
    之后就又剩下我
    独自想着他温暖的手和只会传递给我的独特眼神

    一个人倚在宿舍的窗前
    听着楼下篮球场上他的声音
    无意间的一抬头
    目光的触碰
    投篮的瞬间向我坏坏微笑

    或许这就叫幸福
    哪怕是我一直以来所抵触的那种幸福
    很舒服 很满足
    不知道什么是爱和被爱
    唯一的选择是顺其自然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人不满于现状而主动投降
    然而他说我们注重的是过程不是结果
    我相信
    这是真谛

    必须承认上面的东西有点儿酸
    可我答应过他
    从现在开始
    要学会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