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1

    PzsPzsPzs……

    Ta的嘴确实很讨厌
    我能做的也只是忍耐
    其他人的面部表情说明了一切
    看来他们应该是赞成我的观点的

    大年初二去香港
    同行的有妈、小姨一家、矫阿姨还有她的小女儿
    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前不久的那场大雪(这么说的确有些过分)
    要不然香港的人恐怕要比现在多一倍
    本来是不想跟他们一起去的
    但又因为最近手头的拮据
    不得不跟着大人蹭吃蹭喝
    等到时机妥当再顺便软磨硬泡 捞几样穿的用的
    先是尖沙嘴然后铜锣湾
    其实大同小异
    唯一值得期待是晚上八点在维多利亚港的那场烟花展演
    这是香港的惯例
    每年的大年初二都要在维港举行半个小时的烟花展演
    往年都是在电视上看的
    今年凑巧可以现场观摩
    从时代广场出来
    在楼与楼之间不大的空隙中刚好可以看见烟火
    很漂亮但远不及香港的夜景
    总共看了没几分钟我们就离开了
    其实我是很不情愿的
    回头刚好瞥见有几对情侣托手依偎在一起满脸幸福的欣赏烟花
    五颜六色的火光打在他们身上更显得浪漫
    也让我想起了某某
    有人说时间可以淡化很多东西
    这点我信
    可我同样相信思念是可以随着时间积累的
    在我打出这些文字的同时前所未有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矫情
    多少有些担心自己的将来……

    这几天因为家里来人
    起床时间平均提早了6个小时
    整的我接二连三的打哈欠
    面目狰狞怪吓人的
    自己其实挺佩服自己的
    放假将近一个月
    还能保持这样的魄力
    不简单

    最近和鹤联系的少了
    归根结底还是我太懒
    不能怪人家
    假期她不在
    感觉少了好多活动
    要不然还可以一块儿看个电影逛个街什么的
    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没着没落的
    在最近几次不多的文字交流中
    她确实给了我不少实用的建议
    旁观者清嘛
    关系到我自己的一些问题的时候她往往要看得比我深比我远
    什么事情都能讲明白说清楚
    尽管有些事儿也许并不是按照她的说法发展的
    但还是对她的一些观点心服口服
    我知道
    好朋友那是在掏心掏肺的为你排忧解难
    鹤是个跟朋友在一起很健谈的人
    但一般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往往不是如此
    很多人说我话多
    呵 那是因为他们没跟鹤聊过天

    门门最近的心事开始不断增多了
    从自身来看
    好像哪一方面都多多少少出现了一些问题
    待提升到解决方案的时候却又慌了手脚

    放假固然开心
    可说句实在话
    每年的假还真不如不放
    生活的节奏越快越能忽略掉很多瑕疵
    这样有什么不好

    周遭的事情看上去都简单
    其实做起来很难
    起码对于我来说很难...

  • 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是我一手挑起的吗?
    大概是我太自私太不懂事了

    把他惹恼之后我开始束手无策
    好像刚才说得气话变成了多余的东西
    后悔和自责灌满全身
    眼泪鼻涕稀里哗啦的没完
    恨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就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不该是这样的
    起码一直以来我认为我不是这样的
    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屈服
    这么无所谓就认输

    终于还是没能和众人口中所描述的情形背道而驰
    原以为自己可以与众不同
    谁曾想连“势均力敌”都算不上
    还怎么自命清高
    是高估了自己还是有意要投降
    恐怕哪种都不令人满意

    我承认自己是个没经验的小毛孩儿
    但并不代表自己就没有对于这方面的人生观
    我认为我比谁都清楚又都糊涂
    讨厌听到他说我不成熟
    平起平坐 半斤八两
    谁也没有权利来断定我的成熟与否
    我就是这么较劲
    这是个不争的实事

    他开始把问题分析的越来越严重
    我开始打退堂鼓
    是!
    那时候我确实是个孬种
    那时候我才真正的像个女人
    一个无助无奈无可救药的女人

    表面上看他或许是个理论于实践兼并的全才
    然而过于现实的论调不免让我这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兵开始畏惧
    小兵往往会在听老兵讲完故事的时候学会思考
    确实如此
    两天以来我不停的思考
    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话的分量
    彻底颠覆了我头脑中的“幼稚”幻想
    师姐嘱咐我的逆耳忠告也在心里愈渐明朗

    原来它的的确确就是这么弱不禁风的
    很伤心
    但不后悔
    它就是这么神奇
    能让人犯贱都犯得这么心甘情愿死心塌地
    我没有怨言
    因为一切都是自找的

    其实谁也没有错
    只能怪理性和盲目的差异导致了彼此的分歧

    要记住:
    当它赤裸裸的来到你面前的时候
    那只是一次简单却并不单纯的诱惑
    你可以选择上钩
    但千万不能陷得太深

    我这样去理解
    或许就是他所说的成熟和理智吧

    夜里十二点半
    我感到毛骨悚然……

  • 天下所有尽职的老师们
    节日快乐
    ********************
    今儿个收拾行囊
    明儿个打道回府

    俺娘给俺置好了盘缠
    俺爹帮俺备齐了干粮

    深圳的父老乡亲们
    俺走了啊~

  • 2007-08-31

    曹老头当爸爸

    假期确实是不能让我养成什么良好的习惯
    明明知道迟到是件极为可耻的事情
    可就是偏偏要一不留神的懒散一下

    早上起了个大早
    说好了要和寒 蝈 晴 花去欢乐谷的
    很热很热的天气加上很大很大的太阳
    我从出门的第一时刻就感受到了我们的决定之愚蠢

    上一次来欢乐谷
    大概是小学四年级吧
    那时只有第一期
    小小的一块地儿 让我只记住了一个太空梭
    如今是大了 一二三期 每个都有不同的主题
    我承认 要不是今天实在是太热 欢乐谷的魅力指数还能够翻倍

    美丽的花花

    和美丽的晴晴


    晴是玩的最欢的一个
    大概也只能是她了
    那个永远也长不大的人

    我和花是最胆小的
    大多情况下都是推推攘攘犹豫半天
    最终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放弃转而选择一些极低级的幼儿游戏~
    现在想想真是后悔没座雪山飞龙
    那个90度的垂直坡应该够刺激

    扳着指头算算自己好像也没玩什么
    大多时间都花在排队和犹豫上了
    真TM废!

    从欢乐谷出来
    我们决定去吃大排档的烧烤
    可是一路过7-11我们就跟饿狼似的扑过去
    人手一碗鱼蛋 肉丸之类的东西~~
    边走边吃 不亦乐乎
    女人阿女人
    永远改不掉嘴馋的毛病
    为什么总是嫌自己胖
    就是这可恨的吃 吃 吃

    找了间很随意的餐馆
    点了几个很随意的小菜
    喝了几杯很随意的啤酒
    很满足很撑也很后悔
    后悔自己又输给了自己的这张嘴!

    看来我们真的累了
    回来的路上
    我和小花在车上睡的呼儿嗨哟不省人事
    那种晕乎的姿态一直保持到现在~~
    这倒也值得

    难得的聚会啊~

    另:
    最新消息
    今晚19点
    我们敬爱的曹阳老师的夫人生下了一对男双胞胎娃娃!!
    恭喜恭喜
    看来曹老头的负担又开始沉重了

    祝贺你升级成功
    当上爸爸了~ 

  • 2007-08-09

    搬家啦~

    搬家啦搬家啦

    听了笑呵呵同志的忠告

    决定换个窝

    选择和她的生日同一天

    好象很有纪念意义~

     

    谢谢大家一如既往的光临

    本人还不太习惯这个新家

    所以有不便之处请尽快通知我

    我会及时的做好相应措施把新家好好的装修一番 

  • 2007-08-05

    第二天

    过了12点嗯……
    那就是昨天
    我的第二场聚餐加K歌
    相对于第一天气氛要活跃的多
    14班嘛~
    我总觉得这是一个永远“不消停”的班
    什么事儿一经我们的渲染就要有意思的多
    大家什么玩笑都开得起
    什么话题都不忌讳
    在一起注定就是要快乐

    临时得到消息第三天的日程安排又有新的变动
    我要在一个下午的时间里赶两个场
    静仪的生日是不得不去的~
    好吧!
    也就是说我创造了我的历史新高
    三天里的四次聚会~
    呼……
    深呼吸

    看来我是个一充实就充实到底一颓废就废到极限的人
    这样也好
    大起大落无聊并刺激着……

    顺便说一句
    熊飞哥哥的车技不错~
    谢谢你大公无私的送我这个可怜虫回家!!
     

  • 早就觉得应该在汇报那几天记录下点什么的
    太值得回味的一段日子
    就让我这么马马虎虎的给混过了

    已经记不清那时是怎样煎熬的了
    印象里几乎是吃在剧场睡在剧场
    体重一下子减少了10斤
    这的确值得高兴
    当然作业的成功更是让本人乐得不轻
    那几天虽然累但仍兴奋
    也许是头一回进黑匣子吧
    做什么都揣着一股干劲儿
    真有点佩服我当时的耐力

    舞监的的确确是个难干的活
    大脑的超负荷运转自不用说
    光是那些细节问题就能把我和一B折腾个半死
    那几天看尽了各种不满和不服的眼神
    我一点也不怪他们
    换了是我
    我的态度也许会更恶劣
    自己实在是太沉不住气了
    动不动音调就开始往上拔
    怪这个反应慢
    说那个不配合
    其实想来想去都是我自己的问题
    要是我事先准备的好好的
    就压根儿不会发生这么些乱子!!
    呼~
    罢了

    越来越懒了
    博客更新的速度……
    看来一切都在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