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1

    PzsPzsPzs……

    Ta的嘴确实很讨厌
    我能做的也只是忍耐
    其他人的面部表情说明了一切
    看来他们应该是赞成我的观点的

    大年初二去香港
    同行的有妈、小姨一家、矫阿姨还有她的小女儿
    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前不久的那场大雪(这么说的确有些过分)
    要不然香港的人恐怕要比现在多一倍
    本来是不想跟他们一起去的
    但又因为最近手头的拮据
    不得不跟着大人蹭吃蹭喝
    等到时机妥当再顺便软磨硬泡 捞几样穿的用的
    先是尖沙嘴然后铜锣湾
    其实大同小异
    唯一值得期待是晚上八点在维多利亚港的那场烟花展演
    这是香港的惯例
    每年的大年初二都要在维港举行半个小时的烟花展演
    往年都是在电视上看的
    今年凑巧可以现场观摩
    从时代广场出来
    在楼与楼之间不大的空隙中刚好可以看见烟火
    很漂亮但远不及香港的夜景
    总共看了没几分钟我们就离开了
    其实我是很不情愿的
    回头刚好瞥见有几对情侣托手依偎在一起满脸幸福的欣赏烟花
    五颜六色的火光打在他们身上更显得浪漫
    也让我想起了某某
    有人说时间可以淡化很多东西
    这点我信
    可我同样相信思念是可以随着时间积累的
    在我打出这些文字的同时前所未有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矫情
    多少有些担心自己的将来……

    这几天因为家里来人
    起床时间平均提早了6个小时
    整的我接二连三的打哈欠
    面目狰狞怪吓人的
    自己其实挺佩服自己的
    放假将近一个月
    还能保持这样的魄力
    不简单

    最近和鹤联系的少了
    归根结底还是我太懒
    不能怪人家
    假期她不在
    感觉少了好多活动
    要不然还可以一块儿看个电影逛个街什么的
    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没着没落的
    在最近几次不多的文字交流中
    她确实给了我不少实用的建议
    旁观者清嘛
    关系到我自己的一些问题的时候她往往要看得比我深比我远
    什么事情都能讲明白说清楚
    尽管有些事儿也许并不是按照她的说法发展的
    但还是对她的一些观点心服口服
    我知道
    好朋友那是在掏心掏肺的为你排忧解难
    鹤是个跟朋友在一起很健谈的人
    但一般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往往不是如此
    很多人说我话多
    呵 那是因为他们没跟鹤聊过天

    门门最近的心事开始不断增多了
    从自身来看
    好像哪一方面都多多少少出现了一些问题
    待提升到解决方案的时候却又慌了手脚

    放假固然开心
    可说句实在话
    每年的假还真不如不放
    生活的节奏越快越能忽略掉很多瑕疵
    这样有什么不好

    周遭的事情看上去都简单
    其实做起来很难
    起码对于我来说很难...

  • 有时候也许吵架不是件坏事
    这只是我的观点
    而他却从不认可

    突然一下子觉得特没劲
    想吵又吵不起来的局面很让人不痛快

    一方面
    要从刚刚强硬的态度上收敛下来
    另一方面
    好不容易积累的情绪向对方的一句救场玩笑话妥协的一刹那又很是让我无奈
    觉得自己已然不是那个原来的自己了
    迁就和忍让渐渐代替了倔强和暴躁
    当然
    这只限于那个他
    那个同样会迁就我的他

    经常在宿舍和乔一或是雁儿姐聊起自己的那个“他”
    聊他们的相同和不同
    聊他们的习惯和爱好
    聊他们的优点和缺点
    聊他们的特别和通俗
    或许每个宿舍里都会出现类似的对话
    我也坚信每个女人都会拿自己的“他”和别人的“他”相提并论
    满意或是失望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想跟他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较真儿”
    针锋相对 你死我活
    这是奢望
    但比起其他难求的事情要来得实在的多
    “估计是自己憋得慌
    没道理的想寻求点刺激罢了”
    可以这么理解
    但本人并不完全同意

    没有磕磕绊绊哪来的轰轰烈烈

    我不认可无理取闹型的斗嘴方式
    更不喜欢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的轻佻姿态
    有一说一 实事求是
    这样有什么不好
    要爆发就让它爆发
    闷着并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法
    有些事情说通了就不存在障碍了
    不说,永远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永远都认为是自己忍让了他(她)而不会更多的去反省自己

    经常都是我正要去解释一件什么事情然后突然被他打断
    态度很正常表情很自然
    就这样
    我以为他什么都明白
    于是放弃了一次让他真正明白的机会

    总是有那么点遗憾
    只是遗憾……

    宿舍已经熄灯很久了
    答应他要早点睡的
    尽管还有很多牢骚想一并说出来
    暂且先这样吧——

  • 回来了 回来了
    一切安好

    从帽儿胡同一拐进南锣鼓巷
    恰巧遇见刚军训完的新生
    老远就看见一群军绿色的迷彩服
    不难让我想起一年前的事情
    我也俨然体会了一小下下师姐的派头
    括弧:这只是一厢情愿

    学校里不大且唯一的篮球场铺成了塑胶的
    也许是不习惯吧
    总是觉得很格格不入
    宿舍楼道大概是重新粉刷过
    显得新鲜却又奇怪

    宿舍照常乱得没法下脚
    只是窗帘被换过了
    颜色比原来的暖一些
    但还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
    眼前还有一大堆的东西要收拾

    忙活了一阵之后
    选择放弃
    一边抱怨一边琢磨着
    我以前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地方苟活着

    很无聊
    消遣的唯一途径就是上网
    于是就像这样 记点破事 发点牢骚

    渴了
    和佳下楼去买水
    上来的时候终于有人喊我师姐了
    把我乐的屁颠儿屁颠儿的
    恨不得想把什么都忘了
    可是一进宿舍
    该忘的好像还是忘不掉

    算了算了 姐姐我累了
    先想想晚上的那顿该怎么解决吧

  • 2007-09-09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讨厌写总结

    ……